歡迎光臨中國圖書網 請 | 注冊

宋代地域文化

作者:程民生
出版社:河南大學出版社出版時間:1997-01-01
所屬叢書: 宋代研究叢書
開本: 32開 頁數: 221
讀者評分:4.3分3條評論
本類榜單:歷史銷量榜
中 圖 價:¥10.0(4.8折) 定價:¥21.0 登錄后可看到會員價
暫時缺貨 收藏
運費6元,滿69元免運費
快遞不能達地區使用郵政小包,運費14元起
云南、廣西、海南、新疆、青海、西藏六省,部分地區快遞不可達
溫馨提示:5折以下圖書主要為出版社尾貨,大部分為全新,個別圖書品相8-9成新、切口
有劃線標記、光盤等附件不全
本類五星書更多>

宋代地域文化 版權信息

  • ISBN:7810413139
  • 條形碼:9787810413138 ; 978-7-81041-313-8
  • 裝幀:簡裝本
  • 版次:第1版
  • 冊數:暫無
  • 重量:暫無
  • 印刷次數:1
  • 所屬分類:>>

宋代地域文化 內容簡介

在此之前,華州下邦(今陜西渭南北)人寇準為執政大臣期間,公開表示出自己對南方人的不滿,“尤惡南人輕巧”。宋真宗大中祥符八年(1015年),科舉考試完畢,在*后確定狀元人選時,按朝廷規矩須以“材質可者”為狀元,目測之后而定。當時成績*好者有二人,一為京東人蔡齊;一為江西人蕭貫。蔡齊“儀狀秀偉,舉止端;重”,已為宋真宗所屬意。知樞密院寇準又說:。南方下國人,不宜冠多士。”于是以蔡齊為狀元。寇準下朝后高興地說:“文與中原奪得一狀元!”視南方為下國,惡南人之輕巧;在當時可以說代表了許多北方士大夫的觀點。
江西撫州(今江西號州)人晏殊,以神童被召試入朝,受到皇帝的贊賞,賜以同進士出身。宰相寇準又表示不滿,說:“殊,江外人”,意思是不該給南方人如此恩遇。
北宋初,南方人在朝廷做官者極少,主要原因是南方許多地方尚不在宋朝版圖之內。南方逐步統一后,大批的南方人并始涌入朝廷。至宋真宗時,南方的在朝官員已十分恬躍,形成了較大勢力;有意無意地與北方官員進行較量,爭權奪利。王欽若等人先后排擠掉了北方士大夫寇準、趙安仁,與楚州(今江蘇淮安)人劉承珪、建昌軍(今江西南城)人陳彭年、南劍州(今福建南平)人林特、蘇州(今江蘇蘇州)人丁謂結為黨羽,“蹤跡詭異;,時論謂之五鬼”。此處所謂“時論”,恐怕就是代表了北方人的看法,對這幾位南方官員的作風十分反感。京東人王曾、開封人馬知節以及宋真宗即持此種看法。
在地方官的選用上,宋初曾存在著對南方人政策性的地域偏見。
對一個地方的風俗是否熟悉或適應,關系到地方官能否因地制宜。陜西夏縣(今山西夏縣)人司馬池曾任杭州知州,他本性“質易”,又“不知吳俗”,被人彈劾,降知毗鄰其家鄉的虢州(今河南靈寶)。*熟悉一地風俗者,莫過于本地區或鄰近地區的人,“仕宦之優,莫如鄉國,知其吏民之態,習其風俗之宜,所治而安,于治為易”。因而宋政府任用地方宮時,一般不回避其家鄉,有時甚至專門選用本地人做本地官。如宋真宗咸平六年(1003年)詔:“京朝官任河北路諸州通判、鹽場務及幕職州縣官,其令選鄉貫在本路、歷任無贓罪者充。”但是,在宋初,朝廷對新收復的南方地區在政治上不放心,規定南方人不得任南方地方官。宋太宗太平興國七年(982年)詔:
西蜀、嶺表、荊湖、江、浙之人,不得為本道知州、通判、運使及諸事任。禁令涉及范圍,包括四川,廣南,荊湖南、北,江南東、西,兩浙等大部分南方地區。另外,出于對南方人“柔弱”的輕視,宋真宗時曾有官員上書,各地負責維護治安的巡檢官“當擇武勇、心力強明者,乞不用福建、荊湖、江、浙、川、峽”之人和文資出身者充任。
南北混——既久,中央集權制鞏固,對南方地區的戒備心漸漸減弱,全由北方人充任南方地方官既不方便,也不現實,到宋真宗時開始放寬禁令。天禧元年(1017年)詔:“選人本貫江南、兩浙、福建者,許去本鄉三百里外注官。”天禧五年(1021年),審官院進一步提出:“京朝官本貫在荊湖、江;浙者,望比類福建、淮南人,許任本路。”朝廷同意了這一建議。在任命南方人宦守鄉邦時,有時特意點明知俗而仕的意圖。如在任命兩游人張詢為西浙路提點刑獄
的詔書中說:“吳越之人,文巧好利,犴獄多有乙汝長于其鄉,而知其情偽,往將典憲廣。”
四川的情況例外。由于四川地勢險固,歷來多有割據,而且“俗輕而易搖”,宋政府對此始終保持著戒心。對四川州郡主要地方官的選擇極為謹慎,并一般不許本地人充任。僅舉宋摔宗熙寧年間的有關詔令便可知曉。
京東路擁有的書籍數量,不亞于京西。
南京應天府(今河南商丘)有兩位大藏書家。王明清曾列舉“承平時士大夫家”有“藏書之名”的五家中,首位就是“南都戚氏”,所指當是戚同文家族。另一位即參與編修《崇文總目》的大學問家王洙的兒子王欽臣。徐度說:“予所見藏書之富者,莫如南都王(欽臣)仲至侍郎家。其目至四萬三干卷,而類書之卷帙浩博如《太平廣記》之類,皆不在其間。雖秘府之盛,無以逾之。”其中號稱。鎮庫書”的善本就有5000余卷。
鄆州(今山東東平)圖書;以朱家為多。南宋初文林郎朱軒言:“吾家藏書萬卷,皆在東平”,周紫芝曾見到其書目,“自五經、諸子百氏之書,皆手校善本。其余異書小說,皆所未嘗知名者,秦漢以來至于有唐文人才士類書、家集,猶數千卷。嗚呼,可謂富矣哉!”數量多,質量好,品種豐富,難怪引起周紫芝的感嘆。鄆州的董迪也是位藏書家,著有《廣川藏書志》26卷,根據家藏的經部書、史部書、子部書“考其本末,而為之論說”,還不包括文集,可推知其藏書頗為豐富。
京東藏書多的州郡還有幾個例子。濮州(今山東鄄城北)人張昭,藏書數萬卷;淄州(今山東淄博西南)人周起,藏書萬余卷;濟州鉅野(今山東巨野)人張純臣,專建藏書的大堂,“環壁架書”,“平生好聚書,不計所償”,累積數千卷;青州(今山東青州)人張平一生好讀史傳書籍,年輕時每遇到奇異之書,即愛不釋手,甚至脫去衣服換取,走上仕途后,已聚書數千卷;徐州(今江蘇徐州)江氏也是藏書家,《宋史·藝文志三》載有《徐州江氏書目》2卷;密州諸城(今山東諸城)人趙明誠家,據其妻子李清照言,僅建炎南渡時隨身攜帶的珍貴之書就有2萬卷以及金石文字2000本,而其“青州故第”尚有大量書籍存留,“所鎖十間屋”。家藏極豐富。
西北三路,也能看到一些藏書家的資料。如宋初陜西華州(今陜西華縣)人宋擋,中進士后首任四川青城(今四川灌縣南)主簿,傳抄了大批書籍,任滿后“載數千卷以歸”。他仕宦30年,“唯聚書以貽子孫”,使之不忘讀書人的根本。京兆府長安(今陜西西安)人李仕衡的兒子李丕緒,“家多圖書”,并收集歷代石刻數百卷。另一長安人石才叔,“家蓄圖書甚富”。河北大名(今河北大名)人宋白則有藏書數萬卷之多。另一大名人郭永,兩宋之際任提點刑獄并死于難,生前博通古今,得錢即買書,故而有萬卷藏書。西北多武將,但武將也有藏書家。如太原(今山西太原)武將吳廷祚頗好讀書,家中聚書達萬余卷,實屬難能可貴。
開封以外的北方地區,印書方面的資料極少,不過仍可以說明一些問題。宋徽宗政和四年(1114年)有詔書透露:“河北州縣,傳習妖教甚多,雖加重辟,終不悛革。聞別有經文,互相傳習,鼓惑至此……或有印板、石刻,并行追取,當官棄毀。”由此可知,河北民間流傳的妖教經文,是印刷品,屬于非法出版物。那么,河北正常的書籍印刷當有不少。畢仲游在一首詩中即提供了河北邊防地帶定州(今河北定縣)的印書資料:
定州詩刻好,模寄比南金。
道盡行人意,堪論作者心。
邊城歸盛事,雅道付知音。
畢仲游從定州所刻的詩集中,看到了邊城盛事。南宋紹興年間,已是殘破不堪的京西路,轉運司還刻印了程瑪的《論語說》一書,則北宋承平時,當有更多。宋徽宗朝,黃伯思從洛陽王晉玉家借《玉溪集》,乃“東平呂氏本”,說明京東路鄆州(今山東東平)至少有家刻印書業。宋仁宗至和初,出鎮鄆州的龐籍將王禹僻的詩作交給司馬光,要求“為我刻王公詩于商雒”。據此可知陜西商州(今陜西商縣)有刻書業。葉德輝《書林清話》卷3《宋坊刻書之盛》中,列舉
有“咸陽書隱齋”、“汾陽博濟堂”等,可知陜西、河東有著名的刻書坊。以上事例,表明北方印書事業有一定規模。
北宋前期,蘇州教育很落后,“以文講解者不過數人”。其附郭縣長洲在宋太宗時“好祀非鬼,好淫內典,學校之風久廢,詩書之教未行”。大概正因為如此,胡瑗從京東泰山學成后便來到蘇州開展教育辦起私學,“以經術教授吳中”。宋仁宗景佑二年(1035年),知州范仲淹申請建起州學后,來上學者僅20多人。于是招胡瑗主持學事,漸漸有所發展。50多年后,即宋哲宗元佑年間,“學者倍徙于當時”,推知大約有40余人。學校相應擴大,有22齋,房屋150楹。
秀州(今浙江嘉興)情況類似。其華亭縣(今上海松江)“當土敝水煩之地,屬風頹俗雜之余,民無堅正之心,世尚剽狡之氣。淫神以邀其福,信佛以逃其禍。先王之教咸罔聞知,(孔子)廟貌之靈宜夫委傾”。儒學地位在此微乎其微。這是宋真宗時的狀況,到宋哲宗時仍無多大改觀,“華亭大縣也,旁小縣皆有學,獨華亭無之。蓋浙西善事佛,而華亭尤甚。民有羨余,率盡以施浮屠,故其他有所建置莫易以成就”。佞佛而不好儒,縣學的發展無從談起。又如海鹽縣(今浙江海鹽),至宋仁宗末期,讀書人屈指可數,“士其業儒者,才數人而已……蓋多發饑饉,民力凋困,拊循拯救,日猶不足,奚暇治庠序哉?”從經濟角度指出了其教育落后的原因。
臺州天臺縣(今浙江天臺)在宋仁宗皇佑年間,“茲邑民不識儒學”。同時的仙居縣(今浙江仙居),據其長官陳襄指出:“予自到任以來,居常憫汝邑民不為學,父子兄弟不相孝友,鄉黨鄰里不相存恤,其心汲汲,惟爭財競利為事……前年曾有文書告諭汝鄉民,令遣子弟入學。于今二年矣,何其無人也?”有此一心興學、循循善誘的長官,卻喚不起居民的求學熱情;雖有學校,雖有敦促入學的公文,兩年間竟無人響應!處州如縉云縣(今浙江縉云),據毛維瞻慶歷八年(1048年)言:縣有人口九干,“多工技雜學,不根儒術,士其服者才五六人。俗獷而縱,近惑巫鬼,爭為高祠廣宇,張大其徒,勤勤拳拳,求福田與利益。遷染成性,雖善教者不能移”。這種近乎絕望的口氣,指出迷信習俗嚴重地阻礙了教育的發展。
……

宋代地域文化 目錄

序言
**章各地風俗特點及影響
**節北方風俗的基本特點
第二節南方風俗概況
第三節各地風俗比較
第四節鄉土觀念與地域偏見
第二章各地文化概況及人材素質
**節北方各地文化概況
第二節南方各地文化概況
第三節各地的圖書事業
第四節人材的地域分布
第三章各地教育狀況
**節北方教育概況
第二節南方教育概況
第三節各地武學及少數民族學校
第四節各地官學教育比較
第四章科舉制反映的地域文化差異
**節科舉數量的地域分析
第二節科舉類別的地域差異及調整
第五章宗教文化的地域分布
**節佛教分布狀況
第二節道教分布狀況
第三節神祠分布狀況
第六章各地學術狀況及特點
**節學術的地域演變及儒學的地域化
第二節南北學風及學術的某些差異
第七章藝術的地域特征
**節文學的地域差異
第二節繪畫的地域差異
第三節各地民間音樂狀況
第八章地域文化的傳播與結聚
**節地域文化的傳播
第二節地方志的繁榮與地域文化
附表目錄
地名索引
后記
展開全部

宋代地域文化 節選

無論在歷史上還是在現實中,人們都能強烈地感覺到:同一個時代內不同的地域文化是多么的千差萬別。越來越多的學者—史學家、思想家、文化學家、文學家、地理學家等都抵擋不住其誘惑,邁向了這一比較荒蕪但又絢麗多彩的學術領域。時空限制性是人類一般文化存在的顯著特征。從空間維度上看,人類總是在自己直接所處的地域空間創造著自己的文化,形成各自獨特的文化形態和文化傳統。所謂地域文化,是指一定地域內文化現象及其空間組合特征。其基礎是人類賴以生存的地理環境。在文化的形成及發展中,地理環境通過影響人類活動,而對文化施加影響。不同人群所處的獨特地域環境所形成的文化隔離,也有效地保持了不同地域文化的獨特發展趨向。盡管由于文化傳播工具的進步使不同地域間文化的相互影響日益擴大,但漫長的歷史所形成的文化隔離仍在不同時代、不同地域發生著不同程度的作用。這種文化發展的空間限制性所形成的文化的地域性,成為一種文化強制力量,制約著不同地域的文化性質、類型、水平、方向和速度。任何文化都是人的創造品,是特定人群在特定生存環境中進行生存的方式和表現,也即社會實踐活動及其結果。一般而言,文化的本質除了階級性之外,還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一是時代性,二是地域性。文化的存在既是時間上的進展,更是空間上的分布。文化的時代性,指在相同時代或相同社會發展階段上所共有的與該時代相適應的文化特點。時代性所展現的文化,特點是依時代更迭而不斷變遷,在歷史轉折的關頭,甚至是前后對立的巨變,階段性很強。地域性所展現的文化,則相對穩定,有著多元的特定模式和傳統。二者之間,像一陰一陽那樣密切關聯,互相成體,互相補益,互相制約,構成了文化存在與發展的內在機制。多變的時代內容,可以使地域文化推陳出新,避免固步自封;并經過選擇,穩定在一定地域,成為地域文化內容,使文化得以積累與存在。而穩定的地域內容以自己鮮明的個性特色和傳統,為時代內容的變化提供基地,使文化不斷發展,或獨領風騷,擴展為時代文化。地域文化及其研究的重要性,就是如此明了。從學術價值及方法論上講,研究一個時代的地域文化,打破了傳統史學囿于按時間和類型排列文化現象和人物的窠臼,打通了時空,轉換和增廣了歷史研究的視角,從文化空間特征及其聯系的角度,促進文化史的研究,給研究者提供了極為廣闊的天地。宋代地域文化的研究對象,正是宋代文化在各地區的形態、特點聯系及演變。時間與空間相結合,趨同性與多樣性相結合,共性與個性相結合,展示出的將是多維的宋代文化形態。中國地域文化在漫長的歷史中,經歷有一個既強化又融合的過程。強化的主要是特色,融合的主要是內容。上古時代的地域文化,大致有中原華夏文化和東夷、西戎、北狄、南蠻文化,各有不同的層次和鮮明的特色。經過碰撞與融合,在更廣大的中原地區匯聚成漢文化。漢文化又依據各地自然環境和歷史,形成巴蜀、三秦、三晉、齊魯、燕趙、荊楚、吳越等地域文化。隨之出現文化發展的黃金時代,春秋戰國時的陰陽、儒、道、法、墨、名、兵、農等諸子百家,就是建立在地域文化基礎之上的。

宋代地域文化 相關資料

書摘 在此之前,華州下邦(今陜西渭南北)人寇準為執政大臣期間,公開表示出自己對南方人的不滿,“尤惡南人輕巧”。宋真宗大中祥符八年(1015年),科舉考試完畢,在最后確定狀元人選時,按朝廷規矩須以“材質可者”為狀元,目測之后而定。當時成績最好者有二人,一為京東人蔡齊;一為江西人蕭貫。蔡齊“儀狀秀偉,舉止端 ;重”,已為宋真宗所屬意。知樞密院寇準又說:。南方下國人,不宜冠多士。”于是以蔡齊為狀元。寇準下朝后高興地說:“文與中原奪得一狀元!”視南方為下國,惡南人之輕巧;在當時可以說代表了許多北方士大夫的觀點。 江西撫州(今江西號州)人晏殊,以神童被召試入朝,受到皇帝的贊賞,賜以同進士出身。宰相寇準又表示不滿,說:“殊,江外人”,意思是不該給南方人如此恩遇。 北宋初,南方人在朝廷做官者極少,主要原因是南方許多地方尚不在宋朝版圖之內。南方逐步統一后,大批的南方人并始涌入朝廷。至宋真宗時,南方的在朝官員已十分恬躍,形成了較大勢力;有意無意地與北方官員進行較量,爭權奪利。王欽若等人先后排擠掉了北方士大夫寇準、趙安仁,與楚州(今江蘇淮安)人劉承珪、建昌軍(今江西南城)人陳彭年、南劍州(今福建南平)人林特、蘇州(今江蘇蘇州)人丁謂結為黨羽,“蹤跡詭異;,時論謂之五鬼”。此處所謂“時論”,恐怕就是代表了北方人的看法,對這幾位南方官員的作風十分反感。京東人王曾、開封人馬知節以及宋真宗即持此種看法。 在地方官的選用上,宋初曾存在著對南方人政策性的地域偏見。 對一個地方的風俗是否熟悉或適應,關系到地方官能否因地制宜。陜西夏縣(今山西夏縣)人司馬池曾任杭州知州,他本性“質易”,又“不知吳俗”,被人彈劾,降知毗鄰其家鄉的虢州(今河南靈寶)。最熟悉一地風俗者,莫過于本地區或鄰近地區的人,“仕宦之優,莫如鄉國,知其吏民之態,習其風俗之宜,所治而安,于治為易”。因而宋政府任用地方宮時,一般不回避其家鄉,有時甚至專門選用本地人做本地官。如宋真宗咸平六年(1003年)詔:“京朝官任河北路諸州通判、鹽場務及幕職州縣官,其令選鄉貫在本路、歷任無贓罪者充。”但是,在宋初,朝廷對新收復的南方地區在政治上不放心,規定南方人不得任南方地方官。宋太宗太平興國七年(982年)詔: 西蜀、嶺表、荊湖、江、浙之人,不得為本道知州、通判、運使及諸事任。禁令涉及范圍,包括四川,廣南,荊湖南、北,江南東、西,兩浙等大

商品評論(3條)
  • 主題:發錯貨了,不是這本

    發錯貨了沒發地域文化通論,發成系列的另一本了,

    2020/2/27 11:23:33
    讀者:ztw***(購買過本書)
  • 主題:值得收藏的書

    宋代地域文化 很好的

    2020/1/19 18:27:57
    讀者:ZYT***(購買過本書)
  • 主題:地域文化研究領域的典范之作

    地域文化研究領域的典范之作,可以經常參考

    2014/7/11 21:09:27
    讀者:zjw***(購買過本書)
書友推薦
本類暢銷
返回頂部
中國圖書網
在線客服
热博rb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